同城快递的雷区究竟有多大?

文|李玉杨

创新往往来自小公司,而大公司则以效率见长。

这点不需要太多论证,大公司的“路径依赖症”正是阻碍创新的根本。

无论认同与否,创新是小公司的宿命,也是“屠龙少年化身为龙”为数不多的捷径。但“野蛮人”向“文明人”的进化中,对社会规则的理解与融合总是一个渐进式的过程。于是,当共享经济大潮袭来,争吵的声音正在从一刀切式的封杀转向立法整治。

例如共享单车摩拜、ofo通过定位、红包车、信用积累等奖惩手段形成行业规范,试图解决共享单车造成的负面影响。而政府则是“灰度管理”,给予创新者一定限度的施展空间。否则,任何一方的“不作为”都可能对这个新生行业造成重创。

很多人形容“创业如同走钢丝”,作为搅局者,创业者更需要在激进与保守之中寻找平衡感,这是作为一个创业者的基本自我修养。

相同的情形也在“同城快递”行业轮回:关于人人快送的指责与质疑与早年“淘宝买笔记本送砖头”的传言类似,对于未知的恐惧促使人们观念趋于保守;但正是社会的鞭挞让“同城快递”不断演进,以至于让这份工作看起来和用户“传统观念中的物流配送”并没有多大差别。

人人快送说好听点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实际上应该算是“第一个趟雷的人”,在吃到第一口螃蟹之前,哪能吃、哪不能吃、怎么吃都是问题。

最先被质疑的是,这些“兼职快递员”的社会来源,以及订单货品的安全性。受制于公民信用体系的缺位,人人快送的诞生时机并不算占据“天时地利人和”,这是国内C2C模式的天然障碍。人人快送需要自己建立一套信用评价机制,自己作为担保方来对平台两端用户进行信用评价甚至担保。所以众包物流最终还得从信用体系开始着手。

现在同城快递的众包模式大都通过实名认证、培训、考核作为入门条件对兼职快递员进行筛选,这是信用评价体系的基础;而对订单货品的检查、配送过程GPS同步追踪以及配送结果的评估是信用评价体系的重要环节。信用体系实际上是在用户数据的整理分类基础上打分,时间越长、数据越多,他的纠错能力则是越强;换言之,其真实度越高。

信用评价作为参考标准并不能绝对避免纠纷产生,此时平台仍需要作为双方交易的担保方,作为最后手段。

人人快送将保险投保、银行卡授信、先行赔付等方式作为担保手段,这也是用户与兼职快递员之间的“互信成本”,人人快送的“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的身份,是需要支付这些必要成本的。

B端客户大都对成本敏感,C端客户则是重视服务品质。

达达配送创始人蒯佳祺一度并不看好人人快送,“曾表示其C2C业务的复杂难以监管,无法形成规模。”换言之,达达所坚持的to B业务能够越过标准化流程,迅速形成规模优势。去年获得阿里、饿了么10亿元融资的点我达近期开始捆绑饿了么外卖业务。显而易见的是,众包模式可以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却大都没有完成产品标准化的能力。

同城配送领域中的众包模式正在分道扬镳,C2B模式量大管饱,C2C模式量少却吃得好。美团、饿了么、百度外卖三方烧钱大战,订单补贴和物流配送成为亏损大头,当时外卖平台对第三方配送费不断压缩,正在涉足外卖市场的达达以及点我达等众包物流企业因此迎来一个“痛并快乐”的时期——这是一个竞争惨烈且利润微薄的市场,但又大到让人无法忽视。

所以,为了不被外卖所绑架,达达自建外卖平台“派乐趣”失败之后,又“食言”推出C2C跑腿业务;而点我达则是接受招安,委身于饿了么。人人快送的做法是避开餐饮外卖的B端业务,侧重于本地生活O2O中的生鲜类以及急件、高价值物品、易损类物品等难以全部消化的同城配送业务。

生鲜O2O的配送标准正在从次日达向当日达、极速达集中,而众包物流模式中像人人快送这类的即时类型都将同城配送时间锁定在一小时以内;至于传统快递的同城业务中,“自由快递人”甚至已经成为部分快递网点“扭亏为盈”的法宝,人人快送通过抽取邮费的20%作为“佣金来承担部分订单。

众包物流的迅速扩张其实是结果导向。

当同城配送重心向当日达甚至一小时限时达开始倾斜,传统快递的末端就愈发力不从心,或者说传统快递的好日子到头了,众包物流具备的结构性优势,并不是单一的成本或者人力所能左右,差距在于两者对于同城配送的理解方式的不同。

最简单的例子:快递公司区分快件之间的不同,更多的在于体积、重量,而非同城与否。因此整个订单的派送过程仍需要中转仓来实现,这就是说在快递公司的标准化流程中,并没有即时概念;即便有,也无法实现。

可以肯定的说,鉴于同城配送业务的复杂性,至今仍旧没有一家公司能够掌握标准化流程的制定权,大家仍旧处于暗中摸索,区别只是先后而已。由此衍生出的同城配送标准无法做到一以贯之,食品、鲜花、文件等物品都需要重新制定流程标准,甚至如同打车一般,将收费标准精确到几公里之间。这是一个系统性工程。

众包物流起于共享经济,却不会止步于此,当社会闲散资源无法满足众包物流的运力需求,那么“自由快递人+专职快递员”组成的混合运力必然会是大势所趋,实际上这是追求最优化同城配送方案所必然经历的过程。

从人人快送曾经被多地叫停到现在众包物流百家齐鸣,其实人人快送已经趟过了“政策雷区”,但这并不是代表众包物流一片坦途,培养用户习惯、打通盈利模式、业务流程标准化等等问题仍旧是横亘在众多同城配送企业面前的大山。

正如人人快送创始人谢勤所言,“同城快递就看今年了。”

大战姗姗来迟。